融中财经

融资中国杂志的即时资讯平台

森马,当了上海女首富的LP

  森马做LP了。

  根据森马服饰公告,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森马投资有限公司拟以自有资金1000万元,参与投资上海祥禾涌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为其有限合伙人。该合伙企业主要投资未上市公司股权,重点关注先进制造、半导体、医疗大健康、新能源汽车相关、新能源光伏与风电相关、新材料、消费电子以及国家重点支持的其他领域等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森马近一两年的投资版图中,还频繁投资了一批陌生领域的企业,比如医药研发商维坦医药、压力传感器技术公司纽迪瑞、新型生物基分子和材料生产商蓝晶微生物、半导体工厂国产CIM系统服务商芯享科技等。

  而宣布跨界做LP之后,森马不久便又公告称,拟向关联方转让所持母婴用品平台“请贝”运营公司的100%股份。一进一退之间,森马在打什么算盘?

  01

  森马出资1000万

  牵手上海女首富

  近日,森马服饰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森马投资有限公司与上海涌心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签署了合伙协议,森马投资拟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000万元参投上海祥禾涌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为其有限合伙人。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显示,祥禾涌骏关联的投资机构为涌铧投资。后者成立于1994年,为涌金集团旗下专业从事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管理公司,前身是涌金集团的直接投资部,以PE投资为核心。当前,涌铧投资已经投资了埃林哲、阅尔基因、华筑科技、中科行智、芯德半导体、永臻科技等项目,重点关注高端装备与先进制造、新能源、新材料、IT与通讯技术、医药医疗健康、节能环保等行业。

  为何森马集团会选择投资祥禾涌骏?对此,森马服饰表示,“与上海涌心等共同设立合伙企业,旨在借助基金管理人丰富的投资经验能力,拓展投资渠道,发掘优质项目,丰富项目来源,强化产业协同,进一步提升公司综合竞争力和整体价值。”

  不难看出,森马看中的,正是涌铧投资背后的强大后台“涌金系”。

  熟悉“涌金系”的人都知道,早期,先后创立了涌金实业、涌金投控,通过通过这两大平台,建立起“资本运作+实业运作”模式,打造出“金融+医药”的投资版图。此外,“涌金系”还包括国金证券、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等金融机构,基本覆盖了证券、信托、基金和期货等金融服务全产业链,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打造出了一个庞大的资本帝国。

  但转折发生在2008年,魏东意外离世。其妻子陈金霞临危受命,拿着丈夫留下的70亿遗产,接任了集团总裁的位置。

  当时,随着魏东去世,相关人脉资源逐渐萎缩,公司高管相继离职。在这种情况下,陈金霞果断采取措施,进行去金融化操作,采用更为稳健的投资策略。

  困境当中,陈金霞通过稀释股权、套现、取消多个投资等方式,带领公司向高科技和医疗领域发展。比如,她曾果断将九芝堂和千金药业所持有的交通银行股份全部套现,用于投资医药、教育、芯片等领域。

  通过14年发展,陈金霞终于再次将“涌金系”发扬广大。据涌金实业官网显示,“集团自有资产超300亿元人民币,管理资产规模近4000亿元人民币。”2022年,据《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陈金霞以380亿的财富位列第531位,并成为上海女首富。

  而对于这次森马为什么会牵手涌金系,关注半导体、新能源、光伏等领域?有投资人表示,“更多的是财务投资,属于‘小小的试水和参与’”。在光伏、新能源等赛道形式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也算是有益尝试。而且,根据“涌金系”近年来的亮眼表现来看,说不定会擦出新的火花。

  02

  围绕产业投资不灵

  森马看上半导体

  如果扒一扒森马的投资历程,会发现,实际上它早就在通过直投去尝试芯片、医疗健康等领域。

  1996年,随着新型服装产业市场日趋白热化,森马品牌在温州诞生。2002年,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拥有森马、巴拉巴拉两大主品牌。2011年3越,森马在深交所主板上市,交易金额高达46.9亿人民币。此后,森马服饰还分别于2015年及2022年完成两轮定向增发。

  上市之后,森马服饰便开始涉足股权投资,先是成立了上海森马投资有限公司,之后又投资了校园O2O平台俺来也、家庭影像记录品牌小鬼当佳、儿童文化类产品运营商聚太萌、儿童启蒙教育服务商睿智集团等,多集中在消费领域,或者与森马相关的产业。

  2021年开始,森马投资风格有了明显的变化,开始尝试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比如,投资了医药研发商维坦医药、压力传感器技术公司纽迪瑞、新型生物基分子和材料生产商蓝晶微生物、半导体工厂国产CIM系统服务商芯享科技、物流信息平台维天运通、半导体科技企业硅谷数模等。

  如果说此前森马投资是基于产业投资,收购了一批服装企业;那么2021年开始对半导体、医疗大健康、高科技等领域的多次投资,则更多的像是想从这些热门赛道中,获得不错的财务回报。

  那么森马早期的投资回报如何?2019年11月,森马投资设立了小河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及2021年,森马服饰又分别对其进行了2560万元和1500万元的股权投资,意图通过小河满运营运营森马服饰旗下母婴用品平台“请贝”。“请贝”主要服务0~6岁的宝妈,满足孩子全场景的用品需求,通过与品牌方进行协同合作,以买断入库、一件代发等模式进行运营。彼时,外界一度认为投资“请贝”是森马服饰对于母婴人群及下沉市场覆盖的一次重要尝试。

  但是,就在7月5日盘后,森马服饰发布公告称,将按照270.39万元的支付对价,出售主营母婴电商平台的孙公司上海小河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小河满”)100%的股份。

  对此,公司解释称,“由于新品牌、新平台的前期投入成本较大且一直未能实现可观的现金流入,公司于2021年末已停止请贝相关业务的运营。”

  根据公告,2021年,小河满亏损超980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超3000万元,2022年第一季度,小河满亏损166万元。实际上,森马服饰对小河满的投资超过4000万元,但出售价格仅为270.39万元,资产已大幅缩水。

  但这也并不是森马第一次在投资上栽跟头。早在2018年,森马服饰以1.1亿欧元价格收购法国童装集团Kidiliz母公司Sofiza SAS,Kidiliz公司拥有多个童装品牌。但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前三季度,KIDILIZ亏损逐步拉大,2020年9月,为了解除了负面影响,森马服饰将KIDILIZ股权剥离给控股股东森马集团。

  由于疫情、消费市场遇冷等影响,森马服饰两次投资均已失败告终。但另一方面,森马服饰之后所投企业中,不管是医疗健康,还是新能源、新材料,都是当前既符合政策,也符合市场需求的赛道,市场潜力巨大。

  2016年,森马还与柯罗尼新扬子基金、上实集团、杉杉集团等,共同出资成立了专注于投资国内一线天使和创投的母基金帷迦基金,并已经投资了戈壁创投、梅花创投等多只人民币基金。此外,森马还是华盖资本、分享投资、辰海资本、涌铧投资、艾瑞资本等多家机构的重要LP之一。通过多种组合的基金配置,使得森马的投资风格趋于稳健,成果值得拭目以待。

  03

  服饰企业跨界投资

  大胆布局新能源、医药健康等

  森马做投资背后,是服饰企业纷纷走入股权投资行业的缩影。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森马投资祥禾涌骏项目中,其他有限合伙人中还包括南国红豆控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红豆集团有限公司,出资额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服装、鞋帽、电子产品、玩具、针纺织品的制造、加工、销售等,与森马服饰同属于服装行业。

  6月中旬,由李宁家族控制的非凡中国发布公告称,将收购英国鞋履品牌Clarks。据公开资料,Clarks品牌成立于1825年,曾是全球排名第一的非运动鞋类品牌,同时也是常年排名全英第一的鞋履品牌,其80%以上的年营收来自于英国、爱尔兰以及美国等市场。通过收购Clarks品牌,也将进一步扩大李宁的全球市场版图。

  而在更早些时候,非凡中国花费5000万港元,收购了拥有百年历史的意大利奢侈品牌铁狮东尼以及该品牌副线i29;2020年5月,李宁家族还曾以“3折”的价格买下了香港服饰巨头堡狮龙。通过三次“抄底”出手,李宁逐步补足了自己在休闲服饰、高端奢侈品市场、高端鞋履服饰市场的布局。此外,李宁还是香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莱恩资本非执行主席。2019年,李宁曾出资6400万美元,成为莱恩资本的LP之一。

  不难看出,李宁算是服饰企业通过投资补足自身业务板块的代表;那么还有一种是诸如杉杉股份这类大胆跨界的典范。

  杉杉股份成立于1992年,主营西服,仅四年后便在A股上市,成为“中国服装业第一股”。但在前途一片光明的情况下,却选择向新能源产业转型。投资方面,曾参与过航天电源技术、展枭科技、驾呗、利维能等项目的投资,基本都属于新能源领域;此外,2018年12月,杉杉股份还以9.36亿元竞买到穗甬控股30%股权,正式切入不良资产行业。

  不甘心只做“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也十分钟爱投资。海澜之家的投资领域十分广泛,涉及教育、服饰、金融、产业互联网等领域。诸多项目中,一依旧以服饰领域居多。但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2月,海澜之家曾参与产业互联网平台汇通达网络基石轮融资。同月,汇通达在港股上市,成为“下沉市场零售第一股”。

  今年4月,报喜鸟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报喜鸟创投参与投资平阳浚泉崇峻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基金总规模2002万元,定向投资集成电路领域。报喜鸟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报喜鸟品牌西装和衬衫等男士系列服饰产品的涉及、生产和销售。资料显示,成立之初,报喜鸟创投主要的投资方向均与互联网相关,涵盖大数据营销、互联网金融、电商平台、O2O、社交平台等新兴产业,如云翼智能、衣拿智能等。

  纺织服装企业美尔雅也曾斥资2.3亿元收购青海众友健康惠嘉医药连锁有限公司100%股权,进军医药健康行业……

  服饰企业纷纷玩起跨界背后,显示出的是整个行业的疲软之态。据《2021年中国服装行业经济运行简报》,“在全球疫情蔓延、国际形势复杂严峻、产业链供应链循环不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多重因素影响的背景下,我国服装企业经营压力持续加大,尤其是中小企业制造成本和出口成本上涨加剧。”

  智研咨询数据也显示,中国服装行业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及以上企业数量逐年减少,2021年中国服装行业共有规模以上企业12653家,较2020年减少了647家,同比减少4.86%。

  面对大环境的不明朗、同行之间的竞争,以及巨大的增长压力,服饰企业跨界投资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不过投资需谨慎,一一不小心就掉进坑里了。这样看来,森马选择将钱交给更专业的基金管理人,选择大趋势的赛道,算是明智之举了。

精彩推荐

我要投稿

  • 投稿须知:点击查看
  • 投稿邮箱:wetg@p5w.net

  • 扫描二维码,随时阅读文章
Copyright © 2000-2022 Panorama Network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49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粤)字第0156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303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2512409 | 举报邮箱: jubao@p5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