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是直通车

鲜活财经资讯,权威政策解读。

疫情并不太严重的阿根廷,为何经济上首个倒下了?

  无力偿还国家债务

  自从《阿根廷,请别为我哭泣》这首歌曲在世界范围内流传来了以后,阿根廷似乎就背上了“眼泪”的标签,总是带有悲情的色彩。

  近期,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阿根廷经济再次“哭泣”,宣布无力偿还国家债务,成为首个受疫情冲击“倒下”的国家。

  阿根廷重现债务危机

  当地时间4月19日,阿根廷经济部长马丁·古斯曼(Martin Guzma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阿根廷处在“事实违约”状态,目前无力偿还债务,所以才会提出全面的债务重组。

  当地时间4月17日,阿根廷政府向阿根廷主权债券债权人提出债务置换方案。古斯曼当日指出,在给私人债券持有人的提案中,政府已经寻求本金和利息扣除的最佳组合,未来三年内阿根廷不会偿还任何债务。

  根据阿根廷政府的债务重组提案,债权人需要接受阿根廷暂停债务清偿3年,同时免除价值近380亿美元利息的62%,债务面值也将减少5.4%,价值约36亿美元;阿根廷政府将于2023年开始支付0.5%的利息,随后逐年增加,最高利息会增至4.5%。

  古斯曼表示,上述提案已经是阿根廷政府能够做到的极限。如果债权人可以接受,就解决了一个问题。如果不能,阿根廷将处在一个事实违约的状态。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对阿根廷而言,基于梦想和幻想制定经济政策似乎是愚蠢的,必须根据现实情况进行。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认为,阿根廷政府即将进行的大规模债务重组或导致投资者在主权债务上遭受重大损失 。

  最新消息表明,阿根廷的债券人并不接受上述重组提案。

  据媒体报道,本周一,已有三个债权人团体拒绝了上述债务重组提案。这些债权人团体认为,阿根廷没有选择建设性参与,而是选择了单方面提出要求。阿根廷的提议并不代表真诚的谈判,这是不可接受的。

  该团体成员中包括对冲基金Monarch Alternative Capital和HBK Capital Management等,共持有阿根廷发行的16%以上的交换债券。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即4月22日,阿根廷就须到期偿还约5亿美元的债务。如果错过这一期限,该国将在30天的宽限期后进入违约状态。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岳云霞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阿根廷步入实质性违约是大概率事件。而对于违约的后果——被国际资本市场彻底抛弃,失去融资能力,应该说阿根廷政府已经作了充分的评估。

  古斯曼就曾直言,受疫情影响,对于资源有限的国家来说,偿还债权人的债务毫无意义。

  根据阿根廷国家统计与普查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阿根廷外债达到了2776.48亿美元。

  岳云霞指出,在国际资本市场上,阿根廷的信用一直备受质疑。自阿根廷独立以来,已出现多次债务违约或重组。政府开支庞大、财政赤字激增以及大幅对外举债,是阿根廷屡次爆发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便没有疫情,今年阿根廷的经济也不乐观,出现债券危机也是很有可能的。

  阿根廷经济前景堪忧

  除了债务问题外,在疫情的冲击下,阿根廷经济几近停滞,也为今年的经济发展投下深重的阴影。

  阿根廷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3000例。根据阿根廷卫生部20日晚发布的最新疫情数据,阿根廷当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0例,新增死亡病例6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8例。截至20日,阿根廷累计确诊病例为3031例,死亡142例,治愈出院737例。

  岳云霞指出,就全球比较而言,阿根廷的疫情实际上并不严重,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阿根廷严格的防控措施,但这些防控措施也对经济产生巨大的负面效应。

  疫情之下,阿根廷自3月20日起实行宣布实行全国隔离政策。

  严格的隔离措施要求,除超市及药店外,其他商铺悉数关门;除特殊行业外所有企业一律居家办公。此外,阿根廷全面关闭海陆空边境,甚至在海外的阿根廷公民都无法入境,这对经济的伤害可想而知。

  此外,疫情还使得阿根廷出口遭遇严重损失。

  以占据阿根廷外贸半壁江山的农产品出口为例,物流延迟和人手紧缺使出口大幅下滑。3月,阿根廷农产品出口净收入为10.64亿美元,同比下滑6.9%。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的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20年阿根廷经济将萎缩5.7%。

  岳云霞表示,近年来,阿根廷的经济状况并不好,如今新冠疫情又让本已疲软的阿根廷经济雪上加霜,预计阿根廷经济将很长时间难以恢复元气。

  在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看来,阿根廷经济之所以屡陷危机,根本原因在于常年的高福利和经济的低增长。一方面,阿根廷福利水平居高不下,成为拖累政府财政的主要原因。阿根廷政党将高福利作为政权争夺的手段,不同政党为讨好选民只能一步步增大福利水平。

  姜超认为,易上难下的高福利政策致使阿根廷财政支出一直保持30%左右较高的增速,而且随着财政支出增多,近几年财政赤字规模扩大。自2015年,阿根廷政府开始入不敷出,财政赤字达522亿比索,随后财政赤字逐年扩大,2017年超4000亿比索。

  另一方面,阿根廷经济发展停滞不前,GDP同比增速一直在0%附近徘徊。姜超指出,民粹主义盛行导致政治不稳定,使得阿根廷缺乏基于长远发展考虑的经济政策,过分追求福利主义,使经济丧失竞争力。随着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阿根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尖锐,产业升级转型动力不足,这些都在阻碍着阿根廷的经济发展。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国是直通车)

WE精彩

WE投稿

  • 投稿须知:点击查看
  • 投稿邮箱:wetg@p5w.net

  • 扫描二维码,随时阅读文章
Copyright © 2000-2020 Panorama Network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49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粤)字第0156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303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2512409 | 举报邮箱: jubao@p5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