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雪涛

天风证券研究所宏观团队负责人,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项目研究员,《华尔街​见闻》、《清华金融评论》特约撰稿人。著有多篇学术论文、央行工作论文和出版专著,担任多家国际学术期刊审稿人。

宋雪涛:拂晓过后,即是黎明

  文章来源:《该如何看待“贬值”与“避险”?》(8月8日)

  第一,“3000亿”和“汇率操纵国”都是谈判中的极限施压。

  3000亿的消费品占60%,可替代比例低于之前的2000亿,加税对美国消费品价格和美国跨国企业海外业务收入的影响更直接,对美股的影响也更大。目前贸易谈判并未中断,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也表达了对加征关税“相对软化”的态度。对3000亿最终能否落地,我们抱观察的态度。

  被列为“汇率操纵国”后有一年的观察期,会影响美国对中国项目投资和对中国产品采购,以及额外加征关税,但这些负面影响事实上已经前置了。中美之间如果真的打金融战,后果会很严重,发生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汇率操纵国”的短期影响基本上也就这样了。

  第二,汇率在这个时点“破7”可能是心理压力最小的时候。

  选择8月5日这个时点打破“7”的信仰,客观原因是美元指数达到了过去两年的最高点98+,主观原因可能是对美国“3000亿极限施压”的回应。目前资本项目的外流压力较小,“破7”的心理压力明显小于15-16年和18年。

  从央行答记者问来看,“破7”的信号意义大于实际意义。预计汇率会在6.9-7.1附近震荡一段时间,7.2可能是一个极限,大幅贬值的可能性较低。考虑到目前中美欧的经济周期彼此错位,下半年美欧经济差收窄、美元小幅走弱、人民币升值的可能性更高。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第三,本轮下跌可能是最后的调整,风险溢价已经接近极值,静待消息面的利空完成发酵。

  本轮国内市场的下跌幅度超出预期,但主因不在国内,而是外部风险的传导。联储鹰派降息和美股波动率释放都只是提供了情绪发酵的背景,真正放大跌幅的是8月1日的“3000亿”威胁触发了利空消息的连锁反应。随着汇率心理压力释放,当前最主要的尚未完全释放的可见利空是美股,这个风险正在消化,由于中美经济周期和货币周期相对错位,A股表现也会相对独立于美股。

  经济基本面没有显著风险:7月社融增速可能创年内新高,信贷可能略低于市场预期,实体数据整体平稳,部分数据在6月脉冲式回升后出现小幅回落,但是高于4-5月平均。本轮下跌可能是最后的调整,当前A股的风险溢价已经回到了去年12月和今年6月初时的历史极端值。虽然不能排除短期仍会出现风险事件,但利空的冲击会越来越小,一旦出现利多,对系统性反转要有心理准备。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所以当前时点更要保持积极,保持耐心,保持定力,静待消息面的利空完成发酵。美股波动性释放和“破7”引发了外资持续流出的压力,短期不确定性和波动性较高,结构上以科技成长相对占优(货币宽松、中报业绩回升、科创板示范效应、政策催化),中期仍然以业绩为主线(业绩稳定、通胀受益、业绩超预期),重点关注景气度见底或持续向上的行业。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雪涛宏观笔记)

WE精彩

WE投稿

  • 投稿须知:点击查看
  • 投稿邮箱:wetg@p5w.net

  • 扫描二维码,随时阅读文章
Copyright © 2000-2019 Panorama Network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2512409 | 举报邮箱: jubao@p5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