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

现为国内知名青年经济学者,著名财经评论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管理学博士,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是光明日报、经济日报、新华每日电讯、中国青年报、证券时报、经济观察报、每日经济新闻、成都商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法治周末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羊城晚报、国际金融报、中国商报、腾讯财经、新浪意见领袖、澎湃新闻网、央视网、中国网、中国经济网等媒体专栏作家或特约评论员、核心作者;腾讯证券研究院、网易研究局、重庆商报上游财经特约专家。

盘和林:纳税516亿,不仅体现阿里强大的盈利能力

  盘和林

  2020财年第一天,阿里巴巴公布,2018全年,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金服集团总计向国家纳税51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40%。阿里巴巴成立之初曾提出每天要纳税100万,现在不仅百倍兑现当年承诺,而且纳税贡献还在逐年高速增长。

  阿里巴巴纳税居互联网行业第一早已不是新闻,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阿里巴巴纳税超70亿元,成为国内纳税最多的互联网公司;2014年阿里巴巴纳税109亿元,成为国内首家纳税超百亿的互联网公司。2015年,阿里巴巴向国家纳税178亿元。2016年,阿里巴巴向国家纳税238亿元。2017年,阿里巴巴向国家纳税366亿元,日均纳税超1亿。而到2018年,阿里巴巴的纳税额更是达到516亿元,同比增长超40%。

  巨额的纳税不仅体现了阿里强大的盈利能力,同时,还体现了一家企业的责任和担当。阿奇·卡罗尔1983年提出了企业社会责任金字塔的理论,认为一家企业的责任分为四个层次,分别是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伦理责任,以及企业自愿责任。阿里巴巴纳税表面上是对经济责任和法律责任的践行,背后更显现了其更高层的社会责任承担。

  改革开放40年,中国不乏强大的企业,然而,一家企业从大到伟大的转变无关乎规模、盈利,更重要的是为公众、为社会谋求福祉的使命和担当。前些天和朋友聊到一个话题,一家千万级的企业和亿万级的企业有何差别,我当时就说,当企业达到一定的高度,只有把盈利和社会责任结合在一起才能打通未来发展的空间,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只有对社会有实实在在贡献的企业才是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阿里巴巴纳税500多亿固然可观,但其受人尊重更是来源于其“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初衷与为改变和影响世界做出的不懈努力。近两年,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到了一个重要的词语,那便是发展平台经济。互联网从用户互联到万物互联的过程,是一个新世界、新平台的打造过程,平台正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趋势。

  阿里巴巴的纳税贡献既是平台经济的因又是平台经济的果。数据显示,2018年阿里巴巴零售平台创造就业4082万个,带来的数字化新就业和普惠型就业丰富了社会就业生态,成为稳就业的重要支撑。同时,阿里还带动超4亿消费者参与公益,聚合平台力量让社会价值最大化。

  可以说,阿里巴巴的价值已不单单局限于其作为互联网巨头的经济价值,或者作为一个创新企业的产品价值,更在于其创造的平台价值,无论纳税、就业还是公益,阿里巴巴不仅以身作则,同时还在这个过程中成为了社会经济的“造风者”。

  不论是马云还是张勇,他们总强调阿里巴巴与普通企业有所区别,“阿里巴巴必须要有社会责任、家国情怀和世界担当。解决多大社会问题,成就多大企业”。作为风口行业,互联网公司不能只在乎自家得失,而应着眼于社会。

  其实,从当下来看,仅阿里巴巴平台便创造出巨大的经济增量,拉动新增内需,极大地拓宽了税基。如果国内其他互联网企业也能见贤思齐,共同为社会多担当、多贡献,对社会经济发展必将又有新一轮的提升作用。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WE精彩

WE投稿

  • 投稿须知:点击查看
  • 投稿邮箱:wetg@p5w.net

  • 扫描二维码,随时阅读文章
Copyright © 2000-2019 Panorama Network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2512409 | 举报邮箱: jubao@p5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