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金融报

人民日报旗下权威金融媒体。

“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进退两难:核心业务拉响出局警报,新业务深陷亏损泥潭

  “小区门口有两辆永安行的共享单车,都好几个月了,从来没看有人骑过,车座上积满了灰尘。”

  上海的杨先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描述了永安行共享单车如今的“待遇”。 

  杨先生近来一直骑共享单车上下班,但他在路上几乎见不到永安行的影子,“只剩下一片黄色和橙色”。

  记者走过上海多个街区,的确已难见永安行共享单车的身影。这与今年2月,永安行信誓旦旦要在上海大规模投放共享单车的场面反差巨大。

  有意思的是,虽然永安行共享单车已一车难觅,但这家企业在资本市场却取得了不错的战绩:2017年8月,永安行成功登陆A股,这可是ofo、摩拜都没能做到的事。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永安行在资本市场上先行一步,但其两大业务均是前路难行:共享单车业务在ofo、摩拜的冲击下,恐将步小蓝单车等品牌的后尘,而有桩公共自行车业务市场发展空间不大,前景同样不容乐观……

  1一二线城市:退出危机根据永安行的招股说明书,公司目前主要有四项业务: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业务、公共自行车系统销售业务、用户付费的共享单车业务和骑旅业务。

   

   

  目前,系统运营业务收入占比最大,且呈上升趋势,2012年到2016年间从51.70%增加到68.92%。然而,该业务毛利率却在逐年下降,2016年仅为26.38%,远远低于系统销售业务和共享单车业务的毛利率,而且拉低了公司整体的毛利率(31.09%)。

  系统运营业务为永安行的公共自行车业务,那么,为何该业务收入占比逐年上升,毛利率却逐年下降呢,这是否意味着永安行的公共自行车项目整体上出现了什么问题?

  在上海青浦区政府旁的公共自行车办卡管理亭,其负责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永安行公共自行车于2015年进驻青浦区,目前整个上海地区只在青浦和朱家角有投放。

  2015年,ofo才刚刚诞生,共享单车直到2016年底才真正走进人们的视野。

  凭借着先发优势,永安行在青浦区建立了80个服务站,投放了2000辆公共自行车。在这个距离上海市中心50公里的片区,永安行的运营看起来小有成效,记者时常能看见骑着永安行公共自行车的市民。

  但在走访过程中,记者也发现,共享单车在青浦区内不多见,不少共享单车用户表示,并没有看到ofo、摩拜在青浦区进行投放,街头少量的共享单车是从其他片区骑过来的。

  这不禁令人产生怀疑:永安行公共自行车在青浦的良好运营状况,是否建立在共享单车少有投放的前提下?

  也许,在共享单车和公共自行车并存的南京,能更好解释这一问题。

  永安行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南京公共自行车有限公司的销售额为3432.87万元,占总营收的4.4%,为公司第二大客户。

  而在永安行公共自行车重点投放的南京仙林区,记者走遍仙林大学城周边,却发现仅在亚东城和南京师范大学的南门两处有公共自行车投放点。而就在附近的一个小型商业区,记者发现了大量共享单车,此地居民对共享单车的接受度也很高,即便是在小区门口就有公共自行车的亚东城,不少居民仍骑着共享单车出行。

  截至2016年年底,南京的公共自行车投放量约为7万辆;而根据南京城管局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7月,共享单车在南京的投放量为45万辆,已远远超过了公共自行车。

  事实上,面对各大品牌共享单车大举进入南京市场,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早就坐不住了,宣布今年内将投放3万辆无桩借还的“畅行单车”。

  而在武汉,武汉环投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不久前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关于武汉公共自行车停止运营的公告》,表示随着共享单车快速发展,已能较好地满足市民短途出行需要。为合理配置资源,决定自11月25日起全面停止营运武汉公共自行车。

  易观智库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王会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一二线城市,人们的出行需求已被共享单车满足,公共自行车市场受到较大冲击。

  2三四线城市:山雨欲来目前,永安行或许还有“保护伞”,因为其大部分收入来自暂时受共享单车冲击较小的三线及以下市县。根据永安行招股说明书,公司这部分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达85%-90%。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永安行就能在三四线城市高枕无忧。

  研究机构Trustdata最新发布的《2017年Q3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目前一线城市共享单车投放量、市场趋于饱和,二三线乃至四线城市正成为更大潜力的增量市场。

  而据《国际金融报》了解,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都宣称要大力发展三四线城市市场。其中ofo曾声称要覆盖到四线城市,总覆盖城市将达到200座,而摩拜单车目前已在165座国内城市开通,其中包括很多三线及以下市县。

  独立电商分析师李成东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虽然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共享单车盗窃案频发,共享单车运营压力及线下成本投入更大,政府现阶段还会选择继续投入公共自行车项目。但是,对于用户客观的出行需求来说,随停随取的共享单车始终更高效,从大趋势来看,公共自行车还是会逐渐被共享单车取代。

  3共享单车:出师未捷公共自行车业务遭遇挑战,只是永安行眼前危机的一部分,其共享单车业务恐将“出师未捷身先死”。

  永安行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永安行已投放约5万辆共享单车,投放区域包括上海青浦区等。目前共享单车和公共自行车均正常运营,相互补充。

   

  ▲来源:永安行招股说明书

  此外,在今年2月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永安行董事长孙继胜曾表示,永安行将在陆家嘴投放5000辆共享单车,也将陆续在上海其他地区投放共享单车。

  而事实上,在记者走访青浦区的过程中,没有看见一辆永安行的共享单车,打开永安行APP定位后,也并未显示该区域有车。

  陆家嘴一带的情况和青浦区如出一辙。

  在多位上海、南京、北京的市民口中,永安行共享单车很少见,甚至有不少人在记者提问时,反问记者永安行的共享单车是什么颜色的。

  对于永安行共享单车最新的投放数据,记者向永安行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官方数据显示,摩拜和ofo投放的共享单车分别为700万辆和1000万辆,两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加起来已达到95%。相比之下,永安行仅仅5万的投放量,可谓是泥牛入海。

  同时,据一些地方媒体报道,永安行共享单车曾被城管部门没收。高调进入三四线城市的共享单车,没几天就在大街上鲜少见到踪影。

  而永安行并不孤独。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随着共享单车之间竞争的白热化,因为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品牌接连陷入倒闭风波。

  “在共享单车行业中,第三名就不见踪影了,更别说永安行。”在李成东看来,永安行共享单车已经是一个被边缘化的品牌。 

  4资金状况:入不敷出在上市前,永安行曾为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用户付费共享单车业务,以下简称“永安行低碳”)进行A轮融资,投资者有蚂蚁金服、IDG资本、深创投等多家投资机构。

  “我们这轮融资,绝对是目前共享单车行业融资最多的,具体金额多少,由于涉及商业秘密,不便透露。”孙继胜说,有雄厚资本的大力支持,其对进入共享单车领域充满信心。

  然而仅过半个月,永安行管理层认为社会上对共享单车投放和运营管理尚存异议,于是与上述投资机构再次协商,各方同意放缓投资进度,终止上述投资合作,并签订《终止协议》。

  在永安行上市一个月后,永安行低碳向上海云鑫、深创投、上海龄稷等8名新投资者融资,融资金额为8.1亿元,其中上海云鑫由蚂蚁金服100%持股。

  12月4日,永安行低碳再次进行增资,约定上海云鑫、上海龄稷等共同对永安行低碳增资人民币23.04亿元。增资完成后,上市公司永安行持有永安行低碳的股权比例将下降至11.93%,上海云鑫持有永安行低碳32.05%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

  为何永安行宁可股权被稀释也要增资?

  对此,永安行于公告中解释称,共享单车发展潜力较大,但现阶段市场竞争激烈,持续资金投入需求巨大,盈利情况存疑,同时相关监管政策正持续完善,存在一定不确定性。此外,增资金额巨大,可能对永安行的现金流、财务状况、盈利状况等都会产生较大压力和影响。

  事实上,永安行低碳在2016年、2017年1-7月的净利润分别为-16.94万元、-1335.68万元,正深陷于亏损泥淖。

  在王会娥看来,共享单车属于重资产模式,永安行想拓展共享单车业务,需要借助外力,尤其是资金及供应链方面的资源。若是想获得相关资源的投入,难免需要付出股权被稀释的代价。

  2017年第三季度,永安行营收为2.77亿元,同比增长45.24%;净利润1791.17万元,同比大降17.67%。而永安行是于2016年年底进军共享单车领域,或许正是共享单车业务的亏损,拉低了整体的净利润水平。

  目前,永安行低碳的融资金额约为31.15亿元,如果按照500元/辆的单车造价来计算,可为永安行增加约62万辆的投放,但总量仍远低于ofo和摩拜。

  而即使是行业巨头ofo和摩拜,也都未实现盈利,前期资金入不敷出。为此,业内人士更是质疑,边缘品牌永安行是不是更会“白烧钱”?

  5转型升级:不被看好自上市以来,永安行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

  10月24日,永安行低碳与哈罗单车合并。

  11月1日,永安行与中移物联网、中国移动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11月8日,永安行与北汽新能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致力于推广共享汽车。

  永安行表示,其目的在于加快公司有桩共享单车、无桩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自行车和共享电动汽车相结合的“四位一体”城市绿色共享出行体系的建设。

  为了落实该发展战略,永安行拟将公司名称由“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但事实上,共享汽车这一领域已有多位玩家,也面临着和共享单车一样的盈利难题,较为知名的EZZY已于10月底因资金链断裂而解散。

  种种资本动作并没有令投资者对永安行看好,打开一字涨停后,永安行的股价持续下跌,距离高位已下跌近40%。

   

  业内人士表示,永安行股价反复的原因,正是投资者对公司这些“烧钱”项目未来的盈利能力有疑问。

  记者 吴鸣洲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国际金融报)

WE精彩

WE投稿

  • 投稿须知:点击查看
  • 投稿邮箱:wetg@p5w.net

  • 扫描二维码,随时阅读文章
Copyright © 2000-2016 Panorama Network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