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钱说钱

一个对钱很有好奇心和执行力的公司人,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智能投顾方向。

《致樊胜美的一封信》

  文/全景网《WE言堂》专栏特约        老钱说钱

  樊姐你好:

  最近在茶饭不思地追《欢乐颂2》,有时候我会逼着自己开着弹幕看(装年轻),你一出场,弹幕全是吐槽的:家里真奇葩、这女人真作、当妈的怎么这样、她哥好渣啊...

  因为我也有不少类似的经历,所以特别心疼。从你身上,我能看到自己和身边一些接触过的人的影子。

  你说过一句特别扎心的话:一个人的家庭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哥哥游手好闲,嫂子市侩而愚蠢,父亲重病,母亲因为重男轻女和无知,可以说,心思歹毒而不自知。这个家庭,摆脱不掉,索取无度,像个黑洞一样,把你拖向深渊。

  很多时候,受家庭影响,你眉头紧锁,满脸愁容,一个大写的“累”字。经常上一秒还很开心,家里一个电话打进来,立刻紧绷了起来。

  我想,你应该怕极了那个手机吧。这种感觉,正常家庭的孩子,很难理解。但我真的感同身受。每每这种时候,似乎头顶都有一片乌云。

  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是这样的,好在有一个理解我又独立的母亲,还不至于孤立无援。

  有几件事你做对了。

  第一是果断地逃离了那个家,如果留下来,会有无数琐事榨干你。

  第二季开头,你在家过年,穿着围裙戴着套袖两手冻疮,跟平时的形象反差巨大。才在家几天就如此憔悴,如果在家几年,饱受摧残,看不到什么希望,我想,你会看着和你妈妈一样老吧。

  逃离是对的。不管也是对的。哥嫂这种寄生虫,你妈妈这种三观扭曲的人,一旦发现能靠孩子、靠道德绑架你,只会用各种理由无度地索取。

  离开家就是离开绝境,到了上海才有生活的希望。

  第二是你那根弦没有崩断,一直自我救助。每次挂掉家里的电话,再难过,也会挤出笑脸面对朋友。

  如果你一脸幽怨,总是唉声叹气,相信我,久而久之,所有人都会打心底排斥你的。因为看到你,别人心情也不好。就像你回到老家一样,心里一定很堵得慌。

  自助者,众人助之。

  其实你是个特别成功的公司人—打扮精致,圆滑精明,熟稔人际关系,学习能力也很强。又跳出了舒适圈,从月薪一万的人力变成了理财顾问。

  第三是你没那么功利了。

  之前你把改变人生的契机,放在了“嫁个有钱人”上。你当然也有这个资本,漂亮又有情商。

  我一直认为,美貌也是一种货币,每个人的额度是上天给的。但,这项资产的折旧速度太快了,而且需要在保养上花费大量金钱来维护。你能维持多久呢?

  何况,美女遇到渣男的概率相当大。尤其是你这种,每个月还要给家里寄钱,经常遭遇财务,往往更加倾注于短期利益的美女。

  好在你选择了王柏川,一个出身平民,努力破局的潜力男青年。难得的是,还知根知底。

  但随即又陷入了大城市“漂一族”情侣的典型困局—房子。你逼得太紧了,王柏川的压力也很大,你希望他多打拼,可又时而抱怨没空陪你。

  我在北京生活,观察过身边很多买了房的,混得不错的前辈们。一条很重要的经验就是伴侣和谐,两个人一起,少些羁绊,会跑得更快。

  我一直认为,赚钱的终极意义就是向上爬,跨越阶层。

  在我看来,王柏川是个破局者,他选择了经商,确实会比上班族更快实现财务目标。

  但他是正常家庭里长大的,很难理解你的家庭,以及带来的影响。

  建议你把他和你的家庭隔离开,尽量不要让他过多牵扯其中。每次你勉强维持的体面,都会被没有底线的家人一次次撕碎...

  最终的破局者,只能是你自己。好在,你现在是一名理财师,理财的终极目标,就是在现有条件下,追求最大程度的自由。

  理财也是我的爱好,在这点上,我同样感同身受。

  人生就是个向上攀爬的过程,起点在哪里,老天给的。家庭绝对决定不了一个人的宿命,上一代的路总会走到尽头。

  下一代的路从哪里开始,看你了。

  樊姐加油!

  (本文作者老钱说钱  来自“老钱说钱”)

WE精彩

WE投稿

  • 投稿须知:点击查看
  • 投稿邮箱:wetg@p5w.net

  • 扫描二维码,随时阅读文章
Copyright © 2000-2016 Panorama Network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